梦魂惯得无拘检。

清水无香(四)

  昏暗中,窗前如水银泻地的月华静静延伸,缓缓流淌,堪堪中断在夜的怀抱里。沥沥的雨水偶尔敲击在窗户上,伴着隐约的交谈声直让人想沉沉睡去。

  “澈。”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上周的订单到账后先记在我名下了。”

  “嗯。”

  “我明天把钱转给你。”

  “嗯。”

  “澈,就这样陪我走下去吧。”

  “......之前不是说好了么,启彦你想多了吧。”

  沉默中,曲启彦终是低头合...

清水无香(二)

    盛夏的暑气还不曾完全消退,一场迅疾的大雨就已在Q市降临。街上行人寥寥,步履匆匆,却都将眼神投向那个奔跑着的俊俏少年。他脸上的神情令人心动,清澈的眼神里是迷幻的念想。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!”

    胡乱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短发,傅澈屐拉着拖鞋边整理浴袍边向门口走去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傅澈,是我,启彦。”

    拉开门,...

艾玛 2015了啊!

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.

玫瑰即使不叫玫瑰,依然芳香如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5到来之际拽了句洋的,突然有种国际化的赶脚...

其实就是希望大家Happy new year ~\(≧▽≦)/~啦啦啦~~~

你受第一次伤害我给你拥抱给你同情,你受第二次同样的伤害我勉强给你拥抱给你同情,你受第三次同样的伤害,躺平吧,我想肢解你。伤害你的贱人固然可恨,可三番两次栽在同一个坑里的你更让我恨的咬牙切齿。当你受到第一次伤害后,就应该牢牢记住那伤痛,即使愈合了,伤疤也要深刻在心里,时刻警醒。

清水无香(一)

【啦啦啦~修改啦~不可以鞭笞lo主哦~✧(≖ ◡ ≖✿)】

第一滴水

  落花流水弹指一瞬间。

  前额碎发掩映下的一双眸子,弯着讥诮的弧度:“又一年......呵。”

  傅澈面无表情地拨弄着窗边的花草,一手支颌,心中微微冷笑。任谁被逼迫复读高三都会不耐。想起母亲那期盼的星星眼,他的脸色不由的古怪起来。

  木质的教室门被无声推开,合上后发出“咔”的轻响,一阵轻而有节奏的脚步声混杂在满室吵闹中熟门熟路的停在他身边:“你坐了我的座位。”清清澈澈的嗓音带一丝沙哑,入了傅澈的耳,拂过他的心...

(二)那个执事 真相

  “呵呵,”萨多克里夫一手点唇,一手依旧搭在塞巴斯的肩上:“别介嘛,为了能融洽相处,我可是真心想让你变成美丽的尸~体~呦~”说着,又微抬了抬胳膊:“所以,honey可别乱动,鲜红四射虽然是我的最爱,但看多了也会厌烦呢。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~”

  鲜红的镰刀从恶魔颈间划过,随着对方的后跃一击不中立即下斩,随后的交战更是火花四射。映衬着皎洁的月轮,银制的餐刀游魂般飞舞,荡起丝缕浊气,纠缠着,扩散着,伴着恶魔闲庭阔步般步伐拧在死神的衣袍上。

  “呀~真是粗鲁,塞巴斯酱你怎么忍心——”“铮——”不避不闪,一柄凄暗的镰刀横空而现,带着令...

停不下来的函数的story

  f(x)与g(x)的日常

  两人周末一起去超市采购,准备在家吃顿好的。走去的路上。

g(x):“先说好,你来做啊。”

f(x):“嗯。”

g(x)(突然想起):“吃火锅的话,家里的电磁炉坏了。”

f(x):“嗯。”

g(x):“那你准备做什么?”

f(x):“嗯......看情况。”

g(x)(无力):“...拜托你多说两个字...”

  f(x)转头,眼中是微微的戏谑,抬起g(x)的下巴,把唇贴上去,慢条斯理地亲吻吮吸,末了微微一笑,呼出的热气拂在他脸上:“好。”

g(x)努力忽视双颊上的热晕,眯眼推开他:“哼,这招没用,现在...

奇诡的话题!!!

  这是作死的节奏:

  对数比较大小时,通常将它们化作同底的形式,利用对数函数的单调性进行判断。

  这个脑洞怎么开?!谁能告诉我?!数学渣一枚啊!

  不如:

  f(x)对g(x)说,你大还是我大?

  g(x)白眼,没看到我是天然0么,还问我这么锥心的问题。

  f(x)笑了笑,都把裤子脱了来比一比吧。我帮你。

  g(x)......

  f(x)脸上笑意蔓延,低头亲吻低气压盘旋的g(x),看来还是我大。不过只有你和我才是绝配,我只爱你。...

真是纠结啊~到底谁是谁最深爱的不存在于世的事物呐?My dear lord?~

(一)那个执事,变化

  “塞巴斯酱~!”倚在死神镰刀上,萨多克里夫手指绕着红发,努力想摆出诱惑的姿态。

  “......”塞巴斯查恩·米凯利斯迅速转身。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,忽略的好。

  不甘心的死神勾起唇角,咧着鲨鱼牙,脸上挂着招牌式的血腥笑容:“好不容易见面呢~亲爱的塞巴斯酱还是一如既往的令我迷醉!来一个如火般的超~浪漫kiss吧~!”说着,却又突然暴起,倏忽一闪,殷红的齿轮便从塞巴斯头顶利落劈下。

  唰!

  收回飞踹的脚,塞巴斯查恩微皱着眉头无奈地叹气:“哦呀,连死神也惊动了么?这...

© 阿米豆腐要吃肉 | Powered by LOFTER